蘇北無奈的搖搖頭。


「好吧,被人擔心也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啊,我現在正要回公司,正在車上呢,至於你說解決問題的辦法嘛,我回來跟你說吧,因為我回公司,其實就打算開始準備具體事宜呢!」蘇北說道。

路南點了點頭。

「那好吧,我等你回來!」他說。

蘇北想了想,本來打算給路南說一句,先掛了,等她回來再說。

尅是,她想了想,又遲疑了幾秒。

「對了,路南,你幫我安排幾個保鏢,去片場接顧茜瑩吧,你也知道,那些娛記究竟有多瘋狂!」蘇北說。

路南「嗯」了一聲。

「你說的這個,是必要的,畢竟,現在風頭浪尖上,顧茜瑩一個人外出,最容易被圍追堵截,這樣,我馬上安排保鏢過去,等你回來了,我們再說其他問題!」路南快速的說道。

蘇北點了點頭。

「好,那就等我回來!我先掛了,你去忙!」蘇北說完,就掛了電話。

這一路上,她不停的完善自己的計劃。

中途,她還接到顧茜瑩的電話。

她說,保鏢到了,自己已經出門坐上車了,讓蘇北不要擔心。

蘇北掛了電話,想到小藍之前的種種作為,她徹底鐵了心。

這次,她不讓蘇暖徹底從演藝圈消失,那她就不是蘇北。

娛樂圈,本來是人踩人的地方。

她一再的寬恕蘇暖,誰知道,蘇暖卻不知好歹,變本加厲。

既然這樣,那她也沒有什麼必要,再給她機會。

至於父親蘇雲天,知道孩子的事情,她再想辦法解決。

想到這裡,蘇北的神色更加堅定。

她上樓,到了星空娛樂。

她剛打開門,就看見路南正在辦公室里等她!

蘇北將包放在沙發上,坐在路南對面。

「怎麼?你現在就下樓了!也不注意點,不怕別人說閑話!」蘇北說。

路南笑著看向蘇北。

「我一個集團總裁,日常關心一下我們公司的重要員工,應該沒什麼問題吧!」路南笑道。

蘇北小臉有點不自然。

「還重要員工,你還能更扯一點嘛!既然來了,那我就給你好好說說我的計劃吧!」蘇北語速極快的說道。

路南點點頭。

「嗯,你說吧,我聽著呢!」路南看著蘇北,認真的開口。

蘇北清了清嗓子。

「是這樣,之前很多事情,都疑似我們身邊出了姦細,其實,我們的感覺是對的!」蘇北盯著路南,慎重的說。

「是小藍!」路南的語氣非常肯定。

蘇北點點頭。

「沒錯,就是她!她其實是蘇暖的人呢,跟你調查的一樣,差不多就是為了報答蘇暖,才那麼死心塌地的,將我們這邊的消息,盡數傳遞給蘇暖,蘇暖只不過是怕動作太大,我們會懷疑她,或者將小藍揪出來,所以,每一次都那麼小心翼翼,我們雖然也有所懷疑,但是,從來沒那麼肯定的,去調查小藍!直到這次茜瑩的那些照片出來,我才隱隱約約感覺到不對勁,那些照片,一般人不可能會有!我其實已經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了,我都把小藍手機搶過來了,想到時候當成證據,沒想到,你給我打電話,也透露了小藍有問題!」蘇北說。

路南看著蘇北。

「北北,不要輕易去相信,任何人的表面善良,因為那極有可能是偽裝的,這個小藍,就是裝的太無辜,才會讓你一次又一次的相信她,只不過,現在既然知道了,我想知道你的打算!」路南嚴肅的說道。

他想清楚了,蘇北的想法和打算,他必須清楚。

不然的話,他真的不放心她。

「好吧,就算你不問我,我回來也是打算告訴你的,這次的事情,我已經找到了證據,小藍給蘇暖發的微信消息里,十分清楚,她說,那是KTV的照片,還詳細給蘇暖講述了當時的情景,就連我們後來過去,她也說的非常清楚,她對蘇暖說,這些照片,看著就像是被人欺負或者包養了一樣,說不定對蘇暖有用,這些話,她全部是文字形式打出來的,我們到時候可以直接放到大屏幕上,給那些娛記看,就說是蘇暖眼紅,想打擊報復茜瑩,在我們身邊安插姦細,將事情的真相,告訴大家!」蘇北認真的開口說道。

路南點了點頭。

「嗯,你的意思,我基本懂了,但是,我不建議你現在召開記者發布會,既然我們已經勝券在握了,何不等這件事情徹底炒熱,然後,再給大家一個真相,估計到時候,這個真相就變得至關重要了,我們就穩坐釣魚台,看著事情的具體發展吧!」路南說。

蘇北想了想。

似乎是等上幾天,等所有的罵聲都集成一片,她再突然爆出事實。

到時候,肯定會風向一邊倒,所有人都會同情顧茜瑩的!

這樣最好不過了!

蘇北點了點頭。

「好,我同意你的看法,我完了給茜瑩說一聲,讓她在家多待兩天,我們大後天,舉行接著發布會,到時候,那些記者就等著被打臉吧!只要一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大反轉,我就特別興奮!」蘇北笑著說道。

路南無奈的看著她,這個傻傻的小女人。

「好,那就這樣決定了,到時候,再準備新聞發布會吧!」路南寵溺的看著蘇北,說道。

蘇北點了點頭。

突然,她想起蘇暖。

「對了,路南,這次我必須拜託你,全力封殺蘇暖,我要她徹底消失在娛樂圈裡,這次不會再有心軟,不會再有任何轉機,我要讓她為自己所做的事情,徹底付出代價!以後就算是我爸做什麼,都不能改變她的命運,為了顧茜瑩,我會讓你和顧念城,毫不留情的對付蘇暖,你有意見嗎?」蘇北說。

看著她冷艷的小臉,似乎這次非常的生氣。

路南舒了一口氣,向後靠在沙發上。

「當然可以,我這邊完全沒有任何問題,只要你說,就算是沒有顧茜瑩之前在股份上的幫助,只要你開口,這件事情,我都會去辦!」路南認真的說道。

蘇北點了點頭。

「那好吧,我們也別愣著了,你去封殺蘇暖,我給顧茜瑩打電話,告訴她,再等兩天,我幫她徹底扭轉乾坤!」蘇北無比自信的說道。

路南看著她。

「北北,我建議你,不論什麼時候公布真相,都要快點告訴顧茜瑩真相,好讓她吃一個定心丸,就算是吃飯睡覺,估計都香了!」路南說。

蘇北拍了一下腦袋。

「哎呀,你不說我都沒有想到這一點,我雖然說了想到解決辦法了,這個傻丫頭,肯定也會以為,我是在安慰她,好了,你先去忙,我趕緊給她說一聲!」蘇北一副自責懊惱的神情。

路南笑了笑。

「你也別自責了,我先走了,你打電話,慢慢告訴她吧!」路南說完,便向著辦公室外面走去。

蘇北趕緊火急火燎的拿出手機,給顧茜瑩打過去。

「喂,茜瑩,你在幹嘛呢?」蘇北打通電話,開門見山的問道。

顧茜瑩的聲音,聽起來悶悶的,似乎不是很開心。

蘇北這才感覺到,路南果然猜中了事實。

顧茜瑩聽起來,的確很不安。

蘇北想了想,醞釀了一下措辭,將自己的想法,再次給顧茜瑩說了一遍。

顧茜瑩的聲音,瞬間變得明快起來。

「北北姐,真的嗎?這件事情,還有轉回的餘地!」顧茜瑩有點喜極而泣。

蘇北無奈的點點頭。

「是啊,傻丫頭,不然我為什麼讓你放心呢,難不成北北姐還能忽悠你不成,我們手裡有小藍的手機,那就是最好的證據,鐵證如山,我們就是說蘇暖想殺人,估計那些娛記也會相信!」蘇北笑著說道。

顧茜瑩連連點頭。

「嗯嗯嗯,北北姐,我相信你,真是的太謝謝你了!我終於覺得前路沒有那麼渺茫了!」顧茜瑩說著,聲音似乎還帶著一絲哭腔,以及劫後餘生的輕快。

蘇北勾了勾唇。

「那好了,只要你不多想,北北姐就放心了,你調整好狀態,等著記者發布會吧!我就先掛了。」蘇北說完,就掛了電話。

在她跟顧茜瑩通話的時候,蘇暖早就接到小藍這邊的消息。

她告訴蘇暖,自己曝光了,不敢去見蘇暖,人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。

與此同時,路南徹底下了死命令,各大劇組,都不能要蘇暖。

他和顧念城通過電話之後,兩個人才同時出手的。

這樣的雙管齊下,幾乎沒有給蘇暖任何機會。

她被通知這部戲不要她之後,緊接著,所有她以前爭取到的小角色,都不要她演了。

蘇暖瞬間眼睛猩紅。

她幾乎想都不用想,就知道,這件事情,肯定是她的好姐姐做的!

她憤怒的撥通蘇北的電話。

大不了同歸於盡!

如果蘇北不放過她,她就算是死,也要拉著蘇北墊背!

蘇暖此刻,恨不得將蘇北撕碎,方能解她心頭之恨。

誰成想,她的電話剛打過去,響了兩聲,就被蘇北掛掉了。

她再次打過去的時候,蘇北已經徹底關機了。

蘇暖一下子就慌了。

她這次是打算來真的了。

對了,上次她也是這麼威脅自己的,最後,還不是父親出面,解決了問題。

可是,現在她去求父親,父親還會幫她嗎?

If you 本該今天出院,但是為了安全起見,梁宏義還是說服了父親,繼續留在醫院裡靜養一天。 – 小說中的物理學 liked this article and 「不客氣。」 – 左道傾天 you simply would like to get more info with regards to 袁陌塵聽著丫頭的稟報,面上不顯,不過卻轉眸看向了三皇子。 – 小說寫作 nicely visit our own sit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