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大夫人,知人知面不知心,您也瞧見了,大小姐送給表小姐的壽禮,想來這淼城也不會有第二個,想來大小姐之前也不知曉過的什麼日子,老爺也不肯說,萬一是?」 – 文學怪獸


雖然她也早就猜到了君廷燁仇家應該有很多,畢竟君廷燁身上留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傷口。 「那你如果不做那麼危險的事情不行嗎?」黎若問道。 君廷燁何嘗不知道她在想什麼,哪能這麼如意?少年的他在暗夜堂得到了那麼多,甚至可以說是獲得了新的生命,再則,殺母之仇不得不報,他如何能不做? 黎若看出了他的為難,嘆了一口氣。 「我明白了。」 君廷燁看著黎若,等著她下一句。 「快吃吧。」黎若笑道,「吃完了早點休息,我有些累了。」 君廷燁眼神暗了暗,以為她已經做出了選擇。 誰知黎若卻忽而笑道,「我自然是會陪你一起走下去的。」 她已經想明白了,她想要的其實君廷燁已經很努力在做了,只是君廷燁始終是王爺,在這個位置上,他若是功成名就之後,莫說是三妻四妾,可能也會有三宮六院也說不定。 一切順其自然好了,她無法接受與其他女人共侍一夫,現在也很難額君廷燁說斷就斷。倒不如就這樣好了,等到了那個時候,自己會不會走,會不會留下也終會有結論的。 君廷燁不知黎若心中所想,但是她說的話,讓自己狂喜。面前的粥菜也不香了,只想抱著黎若狠狠的親上幾下。 兩人此刻終於互相表露了心跡,感情迅速升溫好轉。 次日,守在門口的夜十一和夜十二,明顯感受到君廷燁的好心情,看待他們的時候也如沐春風般。 「十一,主子這是怎麼了?」夜十二見君廷燁不在,才低聲問道,「我怎麼感覺他今日怪怪的。」 夜十一看了他一眼,「不懂就別問。」 夜十二:……又欺負他! 君廷燁因為之前已經與君廷煒告假要跟隨白飛飛回神醫谷調理身子,現在已經沒有很多事情做了,基本都已經交接了出去。 黎若起身梳洗,君廷燁就待在一旁等著。 「你今日要去哪裡?」君廷燁問道。 「打算和慕容去一趟馬欄山。」黎若最後把紗巾帶上,說到,「第一是看看葯苗長勢如何了,第二是我們之前要做的休閑娛樂場,去看看還有什麼地方能改。」 「我和你一起去。」君廷燁馬上應道,上回黎若就是和慕容熙一起去了馬欄山,整個人都滾到山底下去了。 黎若還沒應,外面夜十一就說到,「主子,百里月姝公主和容樂郡主已經到了九王府了,說要等王爺一起出去。」 君廷燁伸手扶額,把她們倆個給忘了。 昨日是說身子不適休息了一天,沒想到那麼快她們就過來了。 「說本王不舒服不出去。」 夜十一有些為難,「主子,百里月姝公主和容樂郡主說,要是主子不舒服,他們也要看上一眼。」 黎若笑道,「好了,你回去吧,有兩大美人陪著,可不比跟著我強得多了。」 君廷燁不願過去,但是此事君廷煒已經定下來了,如果他三翻四次推脫,不知道那兩個女人又會惹出什麼事情來。 「十一,你跟著過去。」君廷燁沉吟片刻,決定讓黎若多帶一個人手。 「不好吧?」黎若有些猶豫,「若是我帶著你的人出門,豈不是很容易就被認出了?」 君廷燁看了一眼夜十一,後者忽然感覺到一股冷意。 「十一,打扮成女子和你過去。與慕容熙共乘一坐。」君廷燁很快就定了下來,「這樣總不會讓人懷疑了。」 梧桐聽到后噗嗤一笑,根本忍不住,夜十一要扮成女子這也太好玩了。 夜十一臉色有些尷尬,卻不得不從,「是,主子。」 「梧桐,你帶夜十一去打扮一下。」君廷燁說到。 梧桐忙應著,「是,九王爺。」 而後她走到夜十一跟前,忍著笑意,「十一,你跟我過來吧。」 黎若看著兩人離開的身影,笑道,「我倒感覺你是故意的。」 君廷燁挑了挑眉,沒有否認。 夜十一被梧桐帶到她的屋子外間,梧桐翻箱倒櫃找了很久,都沒有找到合適夜十一穿的女裝,看了一眼夜十一的身量,哪有女子這麼高大的。 「你等等,我去問一下劉媽和陳媽。」梧桐實在是沒法兒了,只好去后廚找人借。 夜十一坐在梧桐的屋裡,滿屋都是梧桐身上淡淡的馨香味,她的屋子很整潔,看的出來是一個勤快的人。 不知為何,對於九王爺讓他男扮女裝跟著他們進馬欄山也沒那麼抵觸了。 梧桐很快就從劉媽那裡拿了一套衣服回來,嘻嘻笑著,「十一,你趕快去換上。」 夜十一酷酷的,接過衣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微微紅了臉,直叫梧桐捧腹大笑,可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。 因為正在換衣服的夜十一不會穿女裝。 「梧桐,你過來一下。」夜十一有些尷尬的探出個頭來叫她。 梧桐狐疑的看了一眼臉上有些紅暈的夜十一,「什麼事?」 夜十一輕咳一聲,「你過來就知道了。」 […]

黎若筷子都差點握不住,哪有人把有人要殺自己這樣的話題接得那樣自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