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是這一次還好,第一是樓層不高,第二是身體素質大幅度加強,第三點,他還擁有了硬化能力。 – 上大學看書


所以,當傅鴻澤出現在熱搜上的時候,卻是以這種方式。 但人們關注的顯然不是對方這種私下買賣的違法行為,而是傅鴻澤和蘇蔓雪之間的婚姻關係。 —哇塞,我感覺蘇蔓雪真的太可憐了吧?她只能頂著一個傅太太的名頭,守在空蕩蕩的傅宅,甚至不能得到一個傅鴻澤的回眸,不行了,我要腦補一篇五百萬字的虐心文了。 —我覺得尹靜嫻有問題,她不配做明星,真的和傅鴻澤相愛的話,為什麼不堅持和傅鴻澤結婚呢? —不僅是尹靜嫻啊,還有傅鴻澤,他也有問題。他如果真的不想娶,誰能逼著他娶蘇蔓雪? —各位,你們不要忘了,蘇蔓雪是爬床爬上了傅少的床,才有了現在的地位。 —那也不一樣啊,現在都已經是什麼時代了,如果真的不想結婚,完全可以給錢了事啊。而且,他們結婚這麼久,也沒有孩子,不像是奉子成婚啊。 —家族聯姻唄。 —那更怪不到蘇蔓雪的身上了,家族聯姻是她一個人能夠決定的事情嗎?傅鴻澤身不由自,蘇蔓雪也身不由己啊!但是她婚內不忠了嗎?她找人了嗎? —女權婊!你翻翻蘇蔓雪的醜聞吧!她和顧家的顧明傑關係可不正當! —別影射到顧明傑的身上,他有cp,而且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和蘇蔓雪同框了。 —我不知道你們說的蘇蔓雪是不是和我認識的是同一個,但是我們大學的時候,她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,三觀很正。如果真的是她,我為她感到心疼。 —樓上的,別洗白,我也會說,我有一個同學大學的時候是蘇蔓雪的室友。 —可我說的是真的啊。 —不管怎麼樣,我萌了蘇蔓雪了,她簡直是忍辱負重,賢妻良母的典範,現在這種女人基本上已經絕種了。 —直男癌! 蘇蔓雪怎麼也沒有想到,她竟然就這樣被網友被迫設了一個賢妻良母的人設。 而袁樂樂嗅到這一次的契機,更是掏出自己的私房錢來給蘇蔓雪買了許多的通告,以及聯和和許多的博主給蘇蔓雪設賢妻良母,忍辱負重的人設。 痛批傅鴻澤這個渣男,反正蘇蔓雪是不是賢妻良母,女性不看重。但是大部分的女網友,都認為傅鴻澤是一個渣男,頂級渣男。 尹靜嫻的粉絲更是喊話尹靜嫻,讓她離開傅鴻澤,否則就取關她。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傅鴻澤的臉徹底的黑成了鍋底,側目看著嘴角帶著幾分笑意的孫助:「你很開心?」 「這種傳聞對傅少來說不是問題,也造不成大的影響。」孫助實話實說。 傅鴻澤冷聲道:「讓這群人去蹦躂,看他們能夠蹦躂出什麼了!」 他不相信,蘇蔓雪能夠借著這一次的機會重新翻身? 答案是可以的。 袁樂樂掏出了她買房的首付,畢生的積蓄給蘇蔓雪公關,但是她買不起太大流量的博主,而且覺得數量比質量要佔據優勢,所以一口氣買了許多的小流量的主播,幫她分散在所有的社交平台上給蘇蔓雪做宣傳。 這裡面,袁樂樂碰到一個非常有趣的主播。她直言可以給蘇蔓雪做宣傳不收取一分錢,但是需要蘇蔓雪說出她的故事。 初次聽到這個提議,蘇蔓雪心裡有些抗拒,只是袁樂樂說服了她。 “轟隆……” – 前浪 所以,她避重就輕地說了一些她和傅鴻澤之間交往的事情給對方,當然也著重的講了傅鴻澤對她的冷落,更是為她博得了一把眼淚。 公關一出,蘇蔓雪的熱度再次起來。 一些特意講賢妻良母的劇作都找到了蘇蔓雪,蘇蔓雪還不猶豫的,全盤接下。 因為雪夢青的情況非常的不好,而她也沒有任何的積蓄了,所以只能儘可能呢多的接工作,儘力做好準備。 隨著蘇蔓雪的熱度再次起來,她也越來越忙。 而傅鴻澤更是沒有想到,他被眾人渲染成了一個渣男,蘇蔓雪竟然沒有開口反駁。 更沒有想到,蘇蔓雪的地位也逐漸上升,再次作為女主出席電視劇的拍攝。 這一次,蘇蔓雪更加的謹慎,幾乎不會在外面說任何過分的話,能不說話的時候,也盡量不會說話,反而給人造成了一種冷美人的錯覺。 然後這個名諱也就在劇組裡傳開了,逐漸的,所有的粉絲也知道了,她是一個很冷的人。 蘇蔓雪以為她不會再和傅鴻澤見面了,至少短時間裡是不會再見了,但是沒有想到的是,很快,她就迎來了一個見面的契機。 「這一次是雙女主的戲份,你要把握。」袁樂樂最近的心情非常的好,因為她的錢沒有白花,也沒有到了水漂。 隨著蘇蔓雪的身份水漲船高,袁樂樂的兜里也總算是有了錢。 蘇蔓雪手裡拿著劇本,她最近瘦的有點厲害,大概是因為心情不好,所以胃口也跟著不好。 「嗯,另外一個女主演定了嗎?」蘇蔓雪問。 袁樂樂抿了抿唇,有些想要迴避這個問題似的。 「怎麼了?」察覺到她的態度有些異樣,蘇蔓雪問。 「是……是尹靜嫻。」袁樂樂笑了笑說,看著蘇蔓雪的神色都變了,立刻說,「不過,你放心,這部戲我會一路跟下來的,不會讓你和尹靜嫻有起衝突的時候。」 蘇蔓雪笑了笑,將另外一個手中的水杯放下:「算了,難道為了躲開尹靜嫻,但凡是有她的戲份我都要推嗎?」 袁樂樂點了點頭:「好,那你準備一下。」 […]

雖然傅鴻澤已經讓人將他和尹靜嫻擁抱的錄屏和照片都壓了下去,但還是有用戶在第一時間下載了下來,並且以此為掙錢的契機,大肆出售這些錄屏和照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