蕭凌天看著幾人撲去,自然反應過來,乾坤袋可是他的戰利品,誰敢奪,誰就是他的敵人。 – 贅婿


這小子…… 蘇翎想了想,其實是並不陌生的。 她來奧裏沃的時間並不多,一個月也才來個一回,甚至有時候沒時間,還會人其他人頂上。 只是但凡她來上課,這小子總在其中,而且總是在那個最受矚目的位置。 也不知道今天搞什麼鬼,打扮的這麼隆重。 一身黑色的休閒西服,淺灰色的襯衫,同款黑色系的領帶……這樣的裝束,讓人看着一下子沉穩了許多。大約從前是放蕩不羈的風格,今天走的是深沉又帥氣的路線。 蘇翎哭笑不得,不過也沒理睬他在課堂上的一些比愛心小動作,而是認真地把課上完。 一堂課的時間並不算短,結束差不多也到中午了。 她整理完教案就出去了,而精心準備,就爲等待這一天到來的金髮紳士自然不會讓她這麼離開。 “哇哦,雷歐今天太帥了!” “雷歐看上了蘇老師?我覺得他應該只是玩玩,畢竟他的前女友可以組成一個球隊了!” “no,雷歐的女人多,可是已經好久沒有交新的女友了……我覺得他是在爲蘇老師守身如玉!” 一衆學生其實都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。 畢竟雷歐是學校一霸,可是學校衆多女生的夢中情人……帥氣紳士是一點,即便他很花心,可是他有強大的家庭背景,這也讓他有足夠的資格花心……女生們照樣樂意倒貼。 不過蘇翎這樣的尤物,能不能跟他還說不準。 “阿嚏!” 蘇翎揉了揉鼻子,她走的快,雖然有種奇怪的預感,可是倒也沒發現有一幫小壞蛋正在各個角落**她。 不多時。 雷歐的大長腿就追了過來。 “蘇老師,我想和你單獨說兩句話。” 雷歐故意甩了個電眼過去,不得不承認,那墨藍色的眸子有着一種神奇的魅力,能讓人分分鐘沉溺。 可是見慣了家裏那只禽獸,她對帥哥已經免疫了。 她親切卻又疏離地往後退了一小步,”你說。” 雷歐清了清嗓子,迷人的藍眼睛裏寫滿了深情,”親愛的,我喜歡你!希望你能接受我對你的一片真心……” “……” 蘇翎第一個反應,就是套路! 套路那麼深,誰知道是不是這幫熊孩子之間在玩什麼表白遊戲,而她恰好中槍了。 她聳了聳肩,正想說話,結果被這小子給堵了。 他修長的手指象徵xing地按在了她的脣上,腳步一步一步向前,逼近,”你大概不知道,我從第一眼見到你就被你迷人的眼睛給迷上了……我喜歡你的臉蛋,喜歡你的身材,喜歡你的聲音,你所有的一切都那麼美好……” 他捂着心臟,”我第一次知道,什麼是一見鍾情!” 蘇翎嘴角一抽,她剛想說什麼,就見到各個角落潛藏着的熊孩子,頓時瞭然。 “你叫雷歐?” “ly ,你既然記得我!果然你暗戀我很久了?”二十出頭的大男人,激動的兩眼放光。 蘇翎咳嗽一聲,她指了指他的胸牌,”這裏掛着你的名字。” “……”雷歐尷尬地笑了笑,不過這屈屈一個小細節就想打倒他,那也太天真了。 “嗨,ly ,如果你還沒有男朋友,我能做你的男朋友嗎?你大概不知道,我有多疼女人……” 毛還沒長齊呢,誰和你談戀愛? 蘇翎還做不到禍害小鮮肉的地步,她挑了挑眉,剛想說什麼,就看到樹叢中有一道黑影飄過……她眼角一跳,笑意卻是擋也擋不住。 “我沒男朋友。” 雷歐覺得自己離成功又進一步。 “可是你還太小,不適合我!” “nonono!寶貝兒,我雖然才二十二,可是我是個非常成熟的男人,你想要的,我都可以滿足你!” 蘇翎聳了聳肩,”如果我想要結婚呢?雷歐同學,我年紀可不小了,你確定要和我玩過家家的遊戲?” 她的杏眸微眯,清冷又嫵媚。 雷歐原本聽到‘結婚’兩個字有些傻眼,可是此時……又不想動搖了。 只要是他喜歡的女人,哪裏有得不到的!就算是結婚又怎麼樣,他現在只想讓她臣服! 蘇翎可不想此時這金毛小子在想什麼,她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,”雷歐同學你這麼帥,難道還找不到屬於你的真愛?愛情這玩意兒可不能勉強……好了,時間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 她夾着教案準備離開,誰知剛走兩步,雷歐就像是狼崽子一樣撲了過來,一米**的高大身材把人徹徹底底地強摟在懷裏……蘇翎一下子懵逼了。 […]

始作俑者有一頭非常絢爛,讓人根本忽視不了的深金色短髮,那頭短髮並不是很多老外的天然卷,而是懶洋洋地耷拉在額前,不過並未把那雙電力十足的墨藍色眸子給遮擋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