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娥笑容滿面,真不愧是她最疼的孫子,就是知冷知熱,明白她一個老人家裡需要的是什麼。 – 大學問百科


女人壓低聲音,在她耳邊說着悄悄話……那粗噶的嗓音,聽的讓人渾身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妮妮聽到後面,眉頭有些微微蹙了起來,”婉姨,這樣……會不會太過了?” inloggenin.nl“過?哪裏過了?妮妮,你還小,身邊又沒個長輩替你出謀劃策……要是不靠這法子,恐怕你永遠得不到他!” 女人的眼神毒辣的很,好像一眼就能被她望穿心事。 妮妮的耳根子有些紅,神色也有些扭捏不定。 “可,可是……” “沒有可是!她不死,你永遠都只能遠遠地看着他寵着那個女人!他的眼裏就永遠不會有你!” 妮妮想了半晌,最後還是愣愣地點了點頭。 “其實羽姐姐沒有傷害過我,只是我不想她和景哥哥在一起……如果她願意,我們三個人一起生活的話……” 小姑娘異想天開,女人嗤笑一聲。 “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,尤其還是女人心!你真以爲她看起來什麼都不爭,就是個心善的?” “難道不是嗎?” 女人拍了拍她的手,意味深長地道,”聽婉姨一聲勸,既然下定決心了就不要心慈手軟,否則你什麼都得不到!想要了就得去爭取,你比她年輕,你還正值花季,只要多在他面前晃晃,有幾個男人會不動心?” 妮妮恍然地點了點頭。 “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” 她煩悶地踢了踢腳邊的石子,眸子微擡,”婉姨,你是不是也這樣喜歡過一個人?” 妮妮可以肯定,這個女人根本就不瘋,而且她絕對有過很多故事。 女人把鬢角的亂髮別到了耳後,她的神色不知何時變得空洞無比,又好像有一絲的幽怨和憤怒,”沒有,我從有喜歡過一個男人!” “這樣啊……” 妮妮沒再多問,就轉身回了家。 …… 蘇翎被丈夫抱回去之後,她就不想再把所有的疑惑都藏在肚子裏了,而是敞開了天窗說亮話,像是倒豆子一樣的,一股腦兒把所有的疑問全都問了出來。 封景大約早就想過她會問,所以俊容上也沒有太多的意外和驚訝。 “其實我和你都不屬於這個村子,我是孤兒,從小被師傅養大,而你是很小的時候被我撿回家的,我們是青梅竹馬。你在村子裏住過一段時間,不過到底不是土生土長的,所以很多村民對你會有些排斥。至於我,也是剛回來不久,在村外我也有自己的工作,這次回來就是爲了和你結婚。” 蘇翎聽到這裏,秀眉又是微微皺了皺。 “那我們會離開嗎?” 封景幽幽地道,”這幾年都不會離開,工作再重要,也比不上你重要。既然結婚了,很快就會是生小孩,以前你說過要爲我生個足球隊,這些事你也忘了吧?” 男人調侃地捏了捏她的下巴。 蘇翎老臉一紅,搖了搖頭。 她什麼都忘了,忘的乾乾淨淨。 可是在聽到生孩子這事上,她的腦海中好像又飛快地閃過一個畫面……想要抓住,可是卻只是一片模糊的空白。 “以後我們好好過日子,你沒有親人,我會一直陪着你。” 他緊緊攥着她的手,好像是給出了一輩子的承諾。 這一次的交心過後,蘇翎明顯沒有之前那麼冷漠了,即便還沒有放開,可是不會再排斥旁邊躺着一個男人了。 她在適應,有一個丈夫,有一個家的生活。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,平淡可是也算溫馨,她在學習做家務,可是再努力,也是笨手笨腳地,要麼是把手指扎破了,要麼是褲腿上的布料被勾住了…… 封景哭笑不得,”你乖乖地在旁邊,這些事我來做就行。” 蘇翎摸了摸腦袋,面上訕訕的。 出了那次妮妮講閒話的事後,她來的次數就不多了……村裏的女人也不會無故地說些風涼話。 不過封景寵妻的事,就算不用傳……大夥兒看在眼裏也都有數了。 有個高大俊朗的丈夫,還什麼都不用做,全都是他一手cao辦,她只要被乖乖地寵着。 露露在前面走了一陣,忽然覺察到身後已經沒有了腳步聲,於是就停下來,轉身道:「麗,你走得太·慢·啦!……咦,你該不會在走路的時候也要看書吧?」她注意到了麗手中那本厚厚的書。 – 小雪不停的下 這種生活,真是全天下女人都羨慕的。 “小羽,你的命真好啊。”鄰居的阿善扇着大蒲扇,一臉豔羨地看着她嬌美白皙的臉蛋。 蘇翎也這麼覺得,她每天雖然過的渾渾噩噩,可還算舒心……除了不能接受和丈夫深入交流,其他好像也沒什麼,每天吃吃睡睡,她的臉都圓了一圈。 這樣的寧靜,在那天的一大早被打破了。 蘇翎睡覺的時候翻了個身,也不知道怎麼的,就覺得鼻子一熱,她下意識地一摸,鼻血就透着她的手掌心飆了出來,隱約幾滴甚至濺到了男人的臉頰上。 封景被嚇了一跳,”你別動,先仰着頭……對!我下去給你拿毛巾擦一擦!” 他立馬翻身下牀,先是找了張紙巾給她塞在鼻子裏,再用毛巾給她擦了擦臉,又用毛巾沾了冷水敷在她的額上。 […]

妮妮潛意識裏有些害怕,可是猶豫了一會,還是過去了。